香港学者立新说:中国人更早发现美洲新大陆(图)

2010年08月09日 10:21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

 

    香港学者李兆良根据《坤舆万国全图》,找到中国人更早发现美洲新大陆的新证据。图片来源:大公报

    中新网8月9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,一幅《坤舆万国全图》暗藏地理大发现新线索!香港学者李兆良根据利玛窦于一六○二年绘制的该幅地图上的地名与地形,比较当时欧洲地图,作出惊人结论:该图资料并非利玛窦或当时的欧洲人原创,而是郑和时代的中国人绘制,比利玛窦早一百六十年,中国人更早发现美洲新大陆。

    今年是利玛窦逝世四百周年,也是郑和下西洋六百零四周年纪念。对于许多研究中西交流史的学者而言,利玛窦当年展示的《坤舆万国全图》,清晰勾画出五大洲四大洋的准确轮廓,不仅证明了欧洲的先进地理知识,更开启了延绵四百年的“西学东渐”序章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幅图是否西方人原创、是否吸收了早前中国人航海资料,一直在学界存有争议。香港学者李兆良,现居美国,曾担任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,并任教于美国耶鲁大学化学系,研究地图史多年,上月出席了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一届国际郑和会议,近日访港,阐述这一新说。

    地形地名显示中国痕迹

    李兆良表示,《坤舆万国全图》的真实性没有人怀疑,但问题在于,地图列出的世界地形、名称、注文、时间记录等等,存有太多证据,令人无法不质疑,这幅地图不是参考了中国更早的地图数据:

    第一、没有教皇领地的欧洲地图。绘于一六○二年的《坤舆万国全图》,列出逾千个地名,但令人无法理解的是,独缺教皇领地,也没有佛罗伦萨这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最重要的城市。这与利玛窦时代和作为教皇派遣来华传教、耶稣会会员的身份完全不相称。这相当于今天的中国人画的中国地图没有北京和上海,美国的地图没有华盛顿和纽约,如果说是欧洲人绘制的,从逻辑上无法自圆其说。事实上,在同期或晚期的欧洲地图,都不可能有这种遗漏。这是利玛窦无心之失,还是他绘图时所参考的中国地图根本就没有这些地名?

    第二、离奇的美洲“空降”地名。如果说这幅地图的欧洲部分不符合历史情况,那么美洲部分同样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矛盾和错误。例如,加拿大的哈德逊湾直到一六○九年才被哈德逊“发现”,但利玛窦却能在一六○二年便清晰、准确地在地图上绘出,其名称叫“哥泥自斯湖”,当中更有一段注文:“此洪湖之水,淡而未审其涯,所至依是下舟,可达沙瓦乃国”。利玛窦是如何知道这些数据的呢?

    在南美洲的巴西,地图的注文称:“伯西儿,即中国所谓苏木也”,原来中国早就称巴西为苏木。一如畅销书作者刘钢所言,利玛窦这句话,证明哥伦布第一个发现南美洲并非事实,中国人更早就有了记载。

    李兆良表示,很简单的常识,地图抄本是永远无法比原本更真确的,在现今已知的欧洲早期地图,包括教廷所珍藏的,没有一张有这些地形地名记录。如果利氏地图不是来自欧绘地图,那又是来自哪里呢?“即中国所谓苏木也”,是否证明了资料是来自中国呢?

    第三、大量只有中国才有的地名。按内地学者龚缨晏等研究,该图所列逾千地名,有近三成是西方文献从未有过的。如许多中国西南地名,是明成祖朱棣设的地方政府,东北的许多地名是朱棣封给蒙古诸部和北征时代地名。又如,“榆木川”是朱棣最后一次北征时逝世的地方,这个地名除了与朱棣有关以外,没有别的意义。而朱棣正是派遣郑和下西洋的皇帝。在朱棣逝世二百年后,利玛窦仍然如此重视,到底是他知道这些地名对郑和的重要意义,还是根本依书直录呢?再如,地图上出现的位于阿拉伯半岛的“西红海”、位于美国加州湾的“东红海”,完全是中国的位观,属于中国人起的地名,如果是欧洲人所绘,方向应该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第四、“相通七十余载”的谬误。如果说前者是地图的间接引证,那么,《坤舆万国全图》上欧洲部分的一段文字说明,则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据。“此欧逻巴州有三十余国……去中国八万里,自古不通,今相通七十余载云”。如果此图是利玛窦原创,以他来华的一五八三年计算,上推七十年即明代海禁时期,是不可能与欧洲有海上通联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中西最重要的一次交通,应指教廷于一三三八至一三五三年派遣五十位教士来元朝大都,以此下推七十年,是一四○八至一四二三年,也即朱棣的永乐“下西洋”时代。因此,注文所指“今相通七十余载”,应是中国人在十五世纪初的记载,而利玛窦引用这句注语,应是参考后的直接引用。

    料曾参照中国地图绘制

    以上例子仅是几项重要的疑点,李兆良表示,地图是有历史意义的记录,从地名的显隐,可以断定制图的年代。大量证据指向,利玛窦是“参照”许多前人的地图,不仅仅是欧洲,更多、更重要的是来自于中国的地图数据。就连整幅地图,亦是以中国为中心展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利玛窦自己也坦称:“乃取敝邑原图及通志诸书,重为考订其旧译之谬,与其度数之失,兼增国名数百。”

    李兆良认为,能够绘成准确的世界地图,任何侦查要满足三个条件:动机,能力和时机。在十五世纪,一个占世界生产力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明代中国,完全有动机,有能力作环球航行,而能完成这些工作的,只有郑和及他的航海队伍。这一张《坤舆万国全图》,不仅提供了时机和精确勘探的实据,而其中隐显的证据和错误,对证明郑和时代中国人已经环球航行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证据。

(责任编辑:徐晶慧)

我要评论
商务进行时
视频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