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为什么会"衰老"?人体"生命时钟"被发现(图)_中国经济网——国家经济门户

人类为什么会"衰老"?人体"生命时钟"被发现(图)

2009年10月22日 14:31   来源:外滩画报   吴慧雯

 

 

    发现人类衰老的秘密

    10月5日,凭借端粒和端粒酶的发现,布莱克本和她的学生以及合作者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。这一发现也被科研界称为,找到人类“生命时钟”的发现,因为端粒和端粒酶解开了衰老和癌症的双重秘密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·布莱克本和她的博士生卡罗尔·格雷德,以及合作者杰克·绍斯塔克分享了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在“端粒和端粒酶”这个复杂而生僻的研究领域里,布莱克本是其中最有名气的一位。这不仅仅因为她以女性身份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,也因为早在布什政府时代,布莱克本就因为反对用政治干预科学研究的政策而闻名。

    2001年至2004年间,布莱克本加入了一个有17-18个成员组成的生物技术委员会,这个委员会可以直接和制定科研政策的部门对话。后来,布莱克本和另一名成员一起,被这个委员会开除,因为他们反对政府对一些科学研究所作的限制性规定,特别是对干细胞研究的限制。

    2007年,布莱克本被《时代》杂志选入“影响世界百人榜”,因为她在自己的领域研究卓著,也因为她为了自由的科研环境所作的努力。不过这一切,都在今年的10月5日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在百人榜的介绍中,还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。介绍者在提到布莱克本的年龄时,写成了44岁,但实际上布莱克本已经58岁了。《纽约时报》在紧随其后的访问里提及了这个差错,布莱克本大笑着说:“我绝不会去要求更正,要是他们想把我年龄的时钟往前拨,我完全同意。这多好啊!”

    巧合的是,令布莱克本获得今年诺贝尔奖的研究,正是被媒体称为“找到人类年龄时钟”的一项研究。虽然现在科学家们仍无法做到拨快或拨慢这个“时钟”,但是找到这个时钟,却可以让人们进一步了解自己身体的秘密。很多科学界人士评价布莱克本和绍斯塔克、格雷德的获奖时称,端粒和端粒酶的发现,虽然已经不是最前沿的研究了,但绝对是本世纪最经典的发现之一。

    染色体的“鞋带头”

    在10月5日以前,可能没有多少人关心“端粒和端粒酶”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,但是这天之后,这些名词也许会借诺贝尔奖而扬名;也许,要不了多久,夜间电视购物节目里推出的“万能”美容产品,就会抛弃掉“抗氧化”这类的名词,转而宣扬如何“平衡”端粒酶了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说,端粒酶的确具有一种诱惑力。它几乎可以被看作一种开关,当它保持活跃状态,促进端粒生长时,人体内的细胞就能够保持生长状态,令人不老不死;然而另一方面,要注意不要令端粒酶帮助那些无用细胞的增长,那将扣动癌症形成的扳机。但是如何令端粒酶达到令人随心所欲的数值,这就是布莱克本和格雷德她们需要面对的新领域,目前还没有什么研究组织可以真正做到。

    端粒的本质和染色体一样,都是DNA序列,人们叫它Telomere,意思是染色体两个末端(telos)的部分(meros),中文翻译更是形象—“末端的颗粒”,简称“端粒”。布莱克本将端粒形容为“鞋带两头的塑料封套”,保证鞋带不会松开。当细胞正常分裂时,细胞中的染色体会跟着复制,形成新的配对,而端粒则起到保护染色体的作用,令染色体不会在复制的过程中丢失基因片段。但是端粒自身也有寿命。它会随着细胞的生长而被磨损,慢慢变短,直至老化。当端粒老化时,细胞也就不再分裂,人体的机能也会相应老化,将人送入衰老期。

    端粒酶则是端粒产生出的一种酶,布莱克本的学生格雷德在1989年时发现了它。端粒酶可以令端粒维持良好状态,但是另一方面,它也会促进癌细胞不受控制地生长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端粒和端粒酶解开了衰老和癌症的双重秘密,它们成为一个新的标靶:不论衰老或癌症表现出多么复杂而多样的状态,研究者通过观察端粒的变化就可以获得一些可靠的指向,并且从这个方面来寻求解决症状的途径。而从长远看来,研究者是否真能通过端粒和端粒酶的研究来延长人类的生命,也未可知。

(责任编辑:徐晶慧)

·科    技   
·教    育   
·文    化   
·艺术收藏   
·读    书   
·华夏文明   
我要评论
商务进行时
视频专区